周继先 / 全部文章 / 正文

贸易帐赤字元至明代早期的龙泉窑和龙泉青瓷-一品雅集

by admin on 2017-08-16

元至明代早期的龙泉窑和龙泉青瓷-一品雅集
在中国陶瓷史上,元至明早期的龙泉窑是窑场数量最多、窑业规模最大、制品类型最为丰富、销售范围最广范的青瓷名窑贸易帐赤字。它是大江南北两大瓷窑业文化交流和融合的典范,也是“官窑”和“民窑”两个不同文化类型相互激荡的产物,更是中国历代青瓷工艺技术发展集大成者。

龙泉窑青釉执壶,元
一.元代
公元1271年天和骨通贴膏,忽必烈改国号为“大元”,建立元朝,1279年攻灭南宋。元朝政府十分重视手工业和商业,对外采取了开放政策,韩志胤极力发展经济贸易,而瓷器是最大宗的外贸产品。因此龙泉窑并未因为王朝更替而衰落,反而持续发展,日益壮大,成为了当时规模最大的窑业中心内村光良。在巨大需求的刺激下,龙泉窑生产规模持续扩大,窑场沿瓯江两岸向东扩展,除龙泉以及周边的庆元、云和、遂昌、松阳、丽水、缙云、武义、永嘉、泰顺、文成诸县外,向西则影响至福建、江西、广东等邻王意扬省,其分布范围之广,产量之大,为中国古代瓷业所罕见。据考古调查,元代龙泉窑窑址数量猛增灵木瞳,龙泉境内的窑址达310处,仅龙泉东区一地发现窑址218处。出现了“瓯江两岸,瓷窑林立,烟火相望,江上运瓷船舶往来如织”的空前盛况。

龙泉窑印龙纹青釉盘,元
瓷器是元代对外贸易最主要、最大宗商品。据元代汪大渊《岛夷志略》中对瓷器输出的44个港口综合统计,龙泉青瓷占第一位,青白瓷占第二位。龙泉青瓷一跃成为世界性商品,流布范围之广,居中国名瓷之首。龙泉青瓷沿瓯江顺流而下,在温州港、宁波港和泉州港装船起锚,驶向日本、朝鲜、东南亚、印度洋沿岸的波斯湾、阿拉伯海、红海以及东非沿岸父女修仙录,远销亚、非、欧三大洲许多国家和地区,迅猛扩张、走向世界的龙泉窑进入了繁荣兴旺、持续鼎盛的辉煌时期。
元代龙泉窑在大量生产普通民用瓷器和外销贸易瓷之外,也为宫廷生产过瓷器。据《元史》卷七十四《祭祀三》记载:“中统(1260-1263年)以来杂金宋祭器而用之。至治初(1321年)始造新器于江浙行省,其旧器悉置几阁。”韩国新安海底沉船出水的瓷器二万多件,其中有一万多件是龙泉青瓷,并有“使司帅府公用”铭龙泉青瓷出水。文献所指元代浙江行省地域内烧造官用新祭器的瓷窑,应该就是当时产量大且质量最高的龙泉窑。

龙泉窑青釉净瓶,元
元代早期的龙泉青瓷制品与南宋晚期的相近。从元代中期开始,龙泉窑青瓷在造型和装饰风格上,由南宋时期的纤巧隽永、清雅婉约变得雄浑敦厚、气势磅礴,形成鲜明的差异。这一时期龙泉青瓷造型规整、胎骨坚实、釉层纯净,质量上乘,是高档、畅销瓷器的代表。产品类型既有碗、盘、壶、杯等日用瓷,同时也大量生产高品质的供器、香器、陈设瓷、文房用品等高档瓷器,深受上层社会的喜爱。

龙泉窑青釉塑贴四鱼纹洗,元
这一时期的龙泉青瓷从原料配方到烧瓷工艺,从器物品类到装饰技法、纹样,在传承南宋工艺的基础上均有创新。在胎料方面,选用风化程度好的瓷石原料,坯泥的淘洗和练制比较精细。胎骨主要由“高岭—石英—绢云母”三元矿物组成,从而极大地提高了烧成的坚硬程度和抗变形能力,为大型器物成功烧制奠定了基础。这一时期龙泉青瓷的样貌特征可概括为厚胎厚釉。胎体厚重、坚硬致密,胎色较白或略带灰色。釉质肥厚清亮,呈色青绿。采用垫圈垫烧,在器物的圈足、外底部分不施釉,留有垫圈的痕迹,烧成后成赭红色邱戎红,俗称“火石红”。

龙泉窑青釉划花执壶,元
与厚重坚实的胎体、肥厚清亮的釉质、丰富多样的器型相适应,是刻划、模印、贴花、点彩、露胎等多种装饰技法的综合运用,根据不同的器物,采取不同的装饰技法组合。刻花、模印、贴花以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为主,同时为了迎合游牧民族和海外市场需求,出现了具有异域风情的纹样图案。点彩和露胎是瓷器装饰的传统技法,从元代开始用于龙泉青瓷。点彩是应用含铁量较高的紫金土在器物上点饰,经高温烧成后,釉面上呈现出褐黑色晕散斑纹,与青釉相映成趣,颇有几分枯叶飘落碧水的孤寂之美。露胎装饰是龙泉青瓷富有特色的一种装饰语言,由于龙泉青瓷胎体中含有一定比例紫金土,露胎处在烧成后期经过二次氧化,呈现出朱砂红或红褐色,和翠绿的釉色形成了鲜明对比,可分为露胎塑像、露胎印花和露胎贴花三种。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马勺不,元代龙泉窑博采众长,成为中国古代青瓷技艺集大成者。
二.明代
明早期龙泉窑在烧造工艺和制品面貌上都沿袭了元代的方式和特点。根据大窑枫洞岩考古发现,洪武、永乐二朝,龙泉青瓷与景德镇瓷器一样同为御用瓷器。除了在国内高端市场占有重要席位之外,这一时期的龙泉青瓷仍是主要的外销瓷品种,以主角身份参与世界经贸和文化交流,其产品流布于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明早期龙泉窑是中国青瓷发展历史上最后的亮点。

龙泉窑青釉刻花葡萄纹大盘,明
据《大明会典·窑治·陶器》记载:“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定新香港奇案,凡烧造供用器皿等物,须定夺制样,计算人工物料。如果数多,起取人匠赴京,置窑兴工。或数少,行移饶、处等府烧造。”明代朝廷少量供用瓷器的“行移饶、处等府烧造”。据成化帝(明宪宗)于天顺八年正月二十二日发布的《即位诏》中令:“江西饶州府、浙江处州府变形计林子豪,见差内官在彼烧造磁器,诏书到日,除已烧造完者照数起解,未完者悉皆停止。差委官员即便回京,违者罪之。”从文献可以推断贝通网,在洪武至天顺年间,处州的龙泉窑就和饶州的景德镇一样,为宫廷烧造“定夺制样”的“供用器皿”,且至少天顺年间还有“内官”(太监)监烧。
2006年9月到次年1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龙泉市博物馆联合对龙泉大窑枫洞岩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证实了龙泉窑于明早期烧造贡御瓷器的历史。此次发掘面积1600平方米,除窑炉遗迹外,还出土了包括碗、钵、盆、五爪龙纹盘残件、“顾氏”印纹碗、刻铭文窑具等。其中,在大窑龙泉窑枫洞岩遗址发掘出土了刻有“官”字款的圆锥形火照等一些窑具,还出土了一件永乐时期刻花海涛双鱼纹“官”字洗(图21),外底刻有一个“官”字,表明其为官器。同时发掘出土的一件垫托上划写“三样三个花;三样三个,内花一个;二样三个光;四样二个光;二样碗五个花”等文字。景德镇珠山遗址也发掘出土了不少类似标本,如“四十九号十八样”、“十一号十二年样”、“二十年戊七十号”、“五十七年样”等,这说明两处窑场烧造产品是有“样”可依,都是根据朝廷颁布的官样烧造,因而明早期的龙泉官器在器物造型和纹样题材方面与景德镇生产的御用青花瓷器几乎一样。

龙泉窑青釉刻花石榴式尊邵江彬,明
明洪武、永乐时期龙泉官器的主要器型:有玉壶春瓶、梅瓶、执壶、大墩碗、折沿盘等。盘、墩碗、梅瓶的胎都比较厚;玉壶春瓶、执壶、小碗、菊瓣纹碗的胎比较薄。胎色较白,少数白中泛灰贝丝迪托,胎质比较细腻。多次施釉,从断面看,以施三层釉为多,但一些器物内壁釉较薄,一般只施一层釉。釉色均匀莹润王晨霞手诊,质感成熟沉稳,以梅子青为主基调,也有粉青、灰青,少数呈黄色撒贝娜。每一类都分素面无纹与刻花两种,花纹相同的器型规格也基本一致。除梅瓶、玉壶春、执壶等器型削足垫烧外伍晃荣,大部分裹足施釉,外底部挂掉一圈釉,用来垫支具。
明初龙泉官器盛行胎装饰和釉装饰两种方法。胎装饰用刻花技法,题材除五爪龙纹外浮沉洛杉矶,多为植物花果,有牡丹、菊花、山茶、莲、月季、芍药、芙蓉等观赏花卉,有桃子、石榴、荔枝、樱桃、葡萄、琵琶、林檎等鲜美果实,又有松竹梅、芭蕉等与湖石组合的庭园小景,寓意祥瑞美好。刻花刀法娴熟、做工精细、线条流畅,具有很高的艺术表现力。

龙泉窑青釉凸花缠枝莲纹尊,明
从成化时期开始,龙泉窑不再为宫廷生产御用瓷器王羽墨。明嘉靖四十年《浙江通志》卷八《地理志·处州》记载:“价高而微课逐厚,自后器之出于琉田者,已麄陋利微,而课额不减,民甚病焉。”乾隆二十七年修《龙泉县志》也说:“明正统时顾仕成所制者,已不及生二章远甚,化治以后质粗色恶,难充雅玩矣。”这一时期中国瓷业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景德镇一家独大,成为了生产规模最大、产品质量最高的窑场,为宫廷生产御用瓷器的官窑也设立于此官场硬汉。其生产的青花瓷成为国内外市场的主流产品,其他新颖瓷器制品也广受欢迎。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明中晚期龙泉青瓷逐渐退居次要地位,淡出历史舞台,龙泉窑生产规模开始逐渐缩小。但是龙泉窑火并未断绝,新中国成立后,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具银恩典。
14

« 郑州绿博园地图嘉玲姐的手机壳刷爆网络,其他明星的手机壳,脑洞大开停不下来!-深圳去哪玩

连接线厂家婴语童歌春节不打烊,营业时间暂时调整-婴语童歌孕婴童连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