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继先 / 全部文章 / 正文

费拉格慕徐静蕾《跨界歌王》翻唱老狼成名曲,高晓松发文怒斥:谁允许你们播了?-品源知识产权律师

by admin on 2017-08-31

徐静蕾《跨界歌王》翻唱老狼成名曲,高晓松发文怒斥:谁允许你们播了?-品源知识产权律师纪如景
上周六的《跨界歌王》,堪称本季最受关注的跨界歌手徐静蕾登场,翻唱了老狼的那首《恋恋风尘》。
上期唱《匆匆那年》紧张到不行的老徐,这次就比较放得开了,清新的外形和声音气质,加上饱满的情绪,让在场的张宇忍不住惊呼:“有想和老徐谈恋爱的感觉。”

连老徐自己也对这次表演非常满意,但出人意料的是,节目组将视频发到微博后,词曲作者高晓松转发,措辞严厉,斥责节目组未经授权便播出这首歌。
高晓松在微博发文,称《跨界歌王》节目中徐静蕾翻唱的曲目《恋恋风尘》,没有申请任何授权,也没有标注词曲作者,侵犯了版权方及作者的权利。
微博原文:

据悉《恋恋风尘》的原唱者是老狼,也就是高晓松的好哥们。而这首《恋恋风尘》是23年前老狼第二张专辑的主打歌,更重要的是,高晓松正是这首歌的词曲作者。
5月14日晚,跨界歌王官方发表致歉信称:“在《跨界歌王》(第三季)第一期、第二期节目播出过程中,由于导演组的工作疏忽,未为相关歌曲的词、曲作者署名,导演组诚恳的想播出歌曲的词,曲作者致歉!”“关于部分音乐版权问题,导演组正在联络版权机构及音乐作品词、曲版权方,力争尽快解决版权授权问题。”
致歉信原文

而高晓松也转发了声明,称希望不要再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出来维权。

其实这不是综艺节目第一次侵权,也不是高晓松第一次怒怼综艺侵权。大大小小的综艺节目不爱联系版权方,自行将音乐“拿去用”的案例梦立方武月,比比皆是。
之前《歌手2017》某期节目上,张杰改编了一首《默》获得满堂喝彩。
但很快高晓松就发文表示作为这首歌的版权方,从未收到节目组的版权申请。

而湖南台的反应也很快傻气前妻,就在发文不久信步造句,高晓松又转发该条微博,说是问题已经解决,吴旻霈对张杰的这波讽刺也是很到位了……

先上车后补票,并不是什么值得赞扬的行为。
而这不由得让人想到,也就是高晓松这种咖位的人物,能够发条微博就得到回应,如果只是个小音乐人,恐怕再怎么伸冤也石沉大海了。
这样的例子还不少。
同样是湖南卫视《歌手》节目,费拉格慕赵雷翻唱并改编了一首《月亮粑粑》,也涉及到侵权问题。

音乐人李海鹰在微博上指出:“这首歌曲里大段使用了我创作的《弯弯的月亮》,但很遗憾,节目制作方、演唱者没有与我有任何形式的沟通侯希贵。”
也难怪一名网友在高晓松微博下方评论道:“你是高晓松,所以他们道歉,换了没名气的人,他们会当看不见。”

国内的歌手都欺负,国外的自然更有恃无恐。
仍然是湖南卫视《歌手》,让歌手迪玛希翻唱改编“海豚王子”维塔斯享誉世界的成名作《歌剧2》。
光在节目上唱还不算完,还用于收费下载和演出商演。得知此事的维塔斯向湖南卫视发送律师函,指出《歌手》和另一档晚会中,迪玛希侵权《歌剧2》。
他们哪见过这个呀八极灵数?维塔斯的经纪人愤怒地表示:“如果是在俄罗斯,我可以在一个月内让他消失在大众的眼里,并赔偿一大笔费用。”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突然冒出一批营销号说维塔斯是在蹭热度,也是很好笑了。

要在国内找一档没侵权的音乐综艺,真的相当难,选秀节目更是常常遭遇侵权风波范争一。
2012年张康黎,《中国好声音》李代沫翻唱了曲婉婷的《我的歌声里》,后者所属的环球唱片公司向李代沫发出律师函,指出其未获授权翻唱。

还有获得过该节目冠军的张磊,翻唱马頔的代表作《南山南》爆红,然而并未获得马頔授权,甚至此后张磊还在多个商演等场合,数次翻唱这首歌。
随后马頔和所属的摩登天空都发文表示张磊的行为涉嫌侵权。

以上两个人刘梦莹,李代沫和张磊,大家都知道他们因为翻唱这两首歌,一度火得一塌糊涂,而侵没侵权,了解的人估计并不多,也没法阻止侵权者大红大紫,名利双收。
关于国内版权保护,虽然说,相关法案在一点点完善,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方面也开始有意识灵壶仙缘,但是到目前为止,远远还做得不够。
我们不说音乐这方面的版权保护了,谈谈综艺节目吧,有多少是照抄照搬没有版权的?很明显,一抓一大把。光综艺节目侵权类的文章,小知也写了不下十篇了,也难怪高晓松一次又一次的微博投诉了。
每一次侵权的曝光,都是一次警醒的契机。希望国内综艺节目能增强创新和自律意识,尊重知识产权潘南奎,吸取教训,避免“先上车,再补票”的类似事件发生。
部分来源:果酱音乐

品源知识产权已入驻自媒体平台
网易 | 搜狐 | 腾讯
今日头条 | 一点资讯 | 知乎专栏 |UC云观
40

« 郭迎光外围大多走低,为A股小长假前回调发信号-和远898

衡阳市一中卡莱拉系列 陶瓷圈全镂空 计时机械男表 CAR2A1Z.FT6044 豪雅-匠艺名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