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继先 / 全部文章 / 正文

资生堂蒂珂嘉兴之行散记-宝维尼的丛林世界

by admin on 2019-02-27

嘉兴之行散记-宝维尼的丛林世界


(一)
到了浙江嘉兴麦麦同学,正是酷暑高温季节。此次嘉兴之旅,是学院组织课程教学论的老师们培训来的,我这个门外汉,滥竽充数,也就跟着来了。于我确是一场全新的见识,不只是教学论的培训学习,更是江南水乡的美丽和诱惑。我心中一直惦念着有一天能游览一番江南美景,那鼎鼎大名的苏杭,有小桥流水人家,有和谐精巧的园林,还有绍兴,那是周氏兄弟的故乡,有静谧的小河和轻摇的乌篷船……当高铁播音报站:宁波、绍兴、杭州、余姚、桐乡……,总能激起我的许多遐想。透过车窗望去虽不曾见到亭榭楼台,但可见河流曲折密布,小桥拱起,民居宛如别墅,模样别致,还有琉璃瓦屋顶,甚至修个尖顶和四边翘起的屋角。此行的目的地嘉兴夹在苏杭之间官马溶洞,离上海也不远,是一个中间地带,有人讲“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嘉兴在苏杭中间史太龙,也就是在天堂中间”,我玩笑说,原来天堂的中间到了夏天竟也如此酷热啊。
(二)
一连两天参观嘉兴市区及嘉善县的中小学校四所,这些应该是办学有特色的吧,因无志向当中小学校领导,也无志向改行进行课程教学论研究,故而是门外汉看不懂门道,也就跟着大家凑热闹而已。一周时间的嘉兴培训之旅,实不抱大的期许。一为“跟着走”的将令,二为长见识至尊修罗,多识些地界和人物,大概可以说是为了多识草木虫鱼之名而来。因嘉兴气温着实让人难受,室外竟超过40°,每出门学习参观,总担心晒过了头,有了中暑的危险郭林新气功。一会儿太阳底下暴晒,一会儿空调房里听讲座,一热一冷,身体的调节适应,颇具挑战性。同行已有好几位老师感到不适,需喝藿香正气水消暑呢。

(三)
曾趁着日落月出,高温稍降,在晚饭后得空打车去了一趟月河历史街区,也就是所谓的“月河老街”,见到了京杭大运河嘉兴段,见到了小桥流水边的商铺和房屋,有热闹的街区,还有粽子博物院。而周边到处是新建的高楼,有现代化的闹市和大桥,古老的京杭大运河看起来并不大,唯十分雅致,沿河依旧灯火辉煌,游船载着用餐的顾客缓慢地在运河中流过,平静而温馨。流水不变,但顾客游人多变江陵一中,这轻淌着的运河,见证了历史变迁,王朝的更迭,高楼的建起和拆毁,也不知有多少代的人们在此流连忘返,发生了多少美丽动人的故事四会家园网。这历史街区,范围已然很小石乃文,周边高楼林立,写字楼和商铺包围了这一横一竖的街道。据说此街区历史颇悠久,但已被城镇化,沿着运河的也就剩下这一角算是“遗风犹存”了秋梦痕。
又随着同行的几位体育系老师步行到了南湖周边,公园门已关项羽真名,只沿着湖边走了一圈,一边安慰自己说“即使白天来,也无非是水和桥,还有垂柳而已”,游园不值,却欣然而归,装起了雪夜访戴的高雅来,着实阿Q了一番。
(四)
嘉兴到处是小河,到处是桥,小巧而雅致,多由石头砌成的拱形,留着个半圆的桥洞,有清澈的河水流过,也偶见行船,有划桨的,也有汽艇。我早晨五点钟和太阳同时起床,洗漱之后,骑着共享单车出发,绕南湖一圈。因有外语系的曾老师借着导航软件指引,没有迷路的危险。一路微风袭人,垂柳轻荡,颇招人喜爱。穿过绿灯,通过马路,爬上拱桥,转转弯,二十分钟便到了南湖。蝉声不绝,荷香满塘,晨练的男女老少,也不时出现在我的眼前,骑行经过,如见一幅幅画卷,不断换景,也不断更换画中人物。向湖对面望去,太阳已升起来,闪着耀眼的光芒,湖中的日影也在金灿灿地晃动。湖面如镜,映衬出了这双日对影的美景。一路经过了勺园、寻根书院、南湖革命纪念馆、端午祭坛、揽秀园、壕股塔院、伍相祠……因来得早,大门皆处于未开状态,只能远窥高墙禁不住的高大建筑,至于门内物甚,则有待遐想。在1921年7月,也就是九十六年前的这个季节,那时候应该也是酷热难耐的吧。有一艘小船晃荡在南湖上,在此召开了中共党的“一大”。于是南湖便在中共党的革命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于今大家一提到南湖,便开始想念那艘颇具传奇色彩的小船来,想象着1921年那群冒着生命危险,被远大而美好的共产主义理想激荡着的年轻革命者们,如何秘密开会,如何宣誓表决……这近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南湖水还在流动,仿制的南湖红船也在,而现今的中国是否已然是他们想要的中国呢?思来想去,不得而知。

早七点多钟,阳光已猛烈,归程路上汗流浃背,算是实实在在地运动了一番。回到住处,早餐,洗澡以后,竟觉浑身舒畅,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之感。
(五)
几天里都活得有点像昼伏夜出的猫头鹰。(当然也可说是蝙蝠或者老鼠,但以此两种自比似乎就有点自贬身价了。猫头鹰至少在古希腊还是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爱鸟呢?)白天在开着空调的报告厅里聆听所谓的“名师”的讲座,傍晚趁着烈日西沉,便开始谋划游览嘉兴胜景了。一晚走西塘古镇,一晚赏乌镇的夜景,拍几张照片,以示“到此一游”,留下足迹,也不枉到了嘉兴一趟。

刚进西塘古镇,便是热闹的街区。游人熙熙攘攘,街旁红绿招牌交相辉映,餐厅门口大盆里是活的小龙虾和螃蟹之类在爬动柴宁宁,店家站在门口招揽食客青藤文学网,一声声“老板”地叫着;再深入走进一段,则是一系列酒吧,门大开,打着闪动晃眼的彩色灯光,门口站着忙声招呼客人的年轻男女,这让我想到了北京中关村电脑城相似的情景,也颇类某个影片中站街妓女争相揽客的镜头。内里传来的歌声震耳欲聋,不知所唱何词,似在吼叫,据说这是当今某些青年人释放情绪的一种方式,或许我已属老态,已然不习惯于这种喧闹的对心与耳的刺激。此处丝毫没能让我感到身心愉悦,徒然增加了疾步逃离的需求。一夜走下来,西塘除了河与桥,便是船夫摇着浆载着游客的小船;还有便是各色商铺和各类游人了。商业气息浓厚,不觉有甚新奇。许是我们来的时间不对,看不到西塘古镇的静谧与温馨,唯有闹市一般的喧哗和骚动展露无遗。
(六)
在西塘古镇,商业气息给我留下的印象远深于古老江南水乡的想象,加之流水、小桥、垂柳、夹竹桃和乌篷船不断在眼前重现,似乎已让我产生了审美疲劳。乃至于对同为“江南六大古镇”之一的乌镇兴趣大减。午饭时刻,同席几位曾夜游乌镇的老师大谈乌镇之昭明书院,荷花池和田园风光……再次激活了我的赏玩之心。体育系的郭君开玩笑说我经不起诱惑,又说我“背叛”了,因我上午已婉拒了他们同游乌镇的邀请。这回重新组队,跟中文系罗老师、肖老师和体育系陈老师一道,准备趁着太阳未下山之前到达乌镇,或可见到夕阳下的乌镇景观。

五点多钟从住处出发,经一小时,到乌镇时还不到六点半。此时太阳西垂,已不大热,正是大暑季节游玩的最佳时刻。进入西栅景区,每人120元购得入门票一张,检查通过,便见到了一个湖面,搭建的木板廊桥在湖面上蜿蜒,看了乌镇大剧院的侧脸,走过一座石头拱桥则是木心美术馆,艺术之门已关,不得而见,幸好内子不曾同来,否则遗憾之心或许更甚。沿着曲折的小河往前,夹岸是明清建筑风格的房屋,有些带阁楼,阁楼上满是爬山虎,有不少是木质结构,门窗雕花陈旧,看起来很是古朴。见到一个晒布场,是蓝印花布,布匹高挂,惹人眼球,游人在此合影不绝。此是我见到的又一具有民间生活实感的情景。(后还有类似的具“天下第一锅”之誉的“冶锅官炉”,还有香气扑鼻的乌镇酱园。)过了桥看到了民国特色餐厅,走一段,又通过一桥,往对面街道,如此反复。不是走在被商铺包围的岩石路上,就是爬台阶过桥。街道曲折,桥也小巧。走进一大门,写着“靈水居”三字,往里走是孔另镜故居和茅盾纪念堂,可惜日已渐晚,都已关门。对于茅盾的故居和纪念堂,此次只能带着遗憾而归。唯到了龙形田,马鞭草开出大片紫色花海,伴着蝉声,隔着田垄是大片荷塘,错落有致地开着粉红荷花。此刻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路跟太阳争时间的紧张感终于可以释怀,重拾赏玩的逸致闲情来。白天的乌镇当日已经不再,再匆忙赶路,前头的景物也只能是红黄灯光照射下的美景了。连日所见,都是灯光映衬下的江南水乡,资生堂蒂珂总觉得有些缺憾,多少显得不够真实,虽然酷暑的夜晚游人多于白天,水乡也更显热闹和妩媚,却总有那么一层虚幻,掺杂了几许人为做作的成分。

不少乌篷船载着游客在水中穿梭,十分轻快。我们一路边走边聊,既看人看景,也被人当成景物中无法抹去的点缀看。我们见到了滚动的水车,戏台,路过乌将军庙,女红街,还有那在黑夜里浑身发光的塔……有朋友说路过一家住一夜2000元的豪华宾馆,往前右拐即到,我们无心住宿,却凑热闹去打听房价太刀川美美,只为看看它是否真的豪华。过后只觉不甚稀奇,只因其占得景区地利而已。看时间不早,便径直出了乌镇景区,坐车回了住处,到达时也还不到夜十一点钟。
(七)
嘉兴,给我感觉最舒适的是路和民居。路宽敞,且四通八达,可直通苏杭和上海,据开车的师傅讲,嘉兴不堵车,本地人口也不多,到了过年,路上车辆极少。一路所见农村民居多是三四层小楼,像别墅一般掩在公路两旁的绿化带里。是政府规划好了的田园风光,颇令人心旷神怡。
嘉兴的商场和超市只开到晚上十点前,当我们游玩回到住处,已找不到购物的地儿。去西塘回来如此,去乌镇回来也如此。远不如潮汕地区的便利。说起潮州来,有一位司机直接问:“潮州是哪里?”然后想起了“潮粥佬”,说嘉兴现在有了三家“潮粥佬”,做早餐生意的,还很贵。据说嘉兴的治安不错,民众中多有口碑。开车的师傅讲,如果报警,警察五分钟就赶到,有警必出。这样的治安环境确实比潮汕地区要好得多。司机的修养似乎也比较高,谈吐措辞,皆不粗俗张一冰。见到的两位司机都是白天上班,晚上开车当司机的,因白天工作收入不够多,便又在晚上开“滴滴”挣钱。有一位年轻师傅,说是家里已有两个小孩,白天在生产内衣和丝袜的工厂里做印染工作,晚上开车挣钱补贴家用渐冻人王甲。嘉兴的父母要承担的子女教育费用重,氛围所致,不得不交费让孩子在暑假到多个兴趣班学习。嘉兴的房价在一年之间涨了一万多元采花传,但一路所见高楼多是黑灯瞎火,据他说多是温州和上海投资商占去的。生活于社会底层的普通工人的艰辛,可想而知。那位年轻司机说,每年都到外面过年,只有在过年才能陪陪孩子,因为工作忙,一年里到头都没有时间陪家人孩子玩。有一年去了离广东很近的武夷山,那里的年味比嘉兴浓,言语及此,他谈吐轻松加藤茶,反而是听者的我有了一股突然袭来的难过。无论东南西北,只要生活于这片土地上,遇到的困境和难题皆是类似。经济相对发达的浙江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地方呢?

(八)
嘉兴之行,确有收获。对嘉兴乃至对浙江的教育尝试和改革,有了一些粗浅的了解,这是其一。所获最大的是,四十多人的同行同住同学同玩,为期一周时间,确实是难得的体验。特别是分在同一学习组,一个礼拜同席用餐的十位老师,每日饭间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偶有相互调侃,或发泄某种不满,或讨论听课所得,或谋划组队出门游玩,真是难得的轻松愉悦。
在来回各九个小时的高铁车程上,互相照顾,以欢乐的闲聊打发时间;曾和体育系的三位老师一起到了月河历史街区,又步行3公里到了南湖周边,见到了关门了的烟雨楼;曾和外语系的曾老师骑行两个多小时,绕着南湖一圈,赏玩了一番清晨的江南湖景,大汗淋漓而归;曾在短暂的休闲时间里,数学系的朱老师和欧阳老师教会了我玩牌斗地主;曾跟着大部队夜游西塘古镇,深切感受商业化了的小桥流水人家,还有吵闹的河边酒吧;曾跟随肖老师、罗老师和体育系的陈老师游乌镇,见到了夕阳下的江南美景,还因一张和谐的合影玩出了一段杜撰的“母子情缘”。难忘那河中轻摇穿梭的乌篷船,还有那小桥流水商铺的现代古镇风采;那一周来同居一室,不断被我打扰而毫无怨言的吴老师;那个喜欢站在门口跟我说话,被自动感应门夹了两次的同乡小妹罗老师……
在如此酷暑难耐的季节,如此“极度富有涵养”的课程培训中,收获了一段难能可贵的嘉兴记忆。每想起那酷热环境下的点点滴滴,总让我心中充满感激。
2017年8月1日
记于揭阳家中
64

« 阿倍仲麻吕嗲!2018年上海16个区规划新鲜汇总!赶紧认领你们的新福利!-上海全方位

马毓芬川大18届古代文学经验谈-川大中文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