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继先 / 全部文章 / 正文

赖汉的幸福指数剧情岳美中:无恒难以做医生-陈大夫说中医

by admin on 2018-03-24

岳美中:无恒难以做医生-陈大夫说中医
我出生在河北省滦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父亲早年扛活,后来靠种几亩薄田兼做挑担叫卖支撑家计。我们兄妹五人,我是老大。八岁上,父亲看我体弱多病,难务耕事,也为将来添个识文断算的帮手,咬咬牙送我上学,东挪西借地巴结着供我上了八年私塾。我看家里作难,跑到滦城县考进半费的师范讲习所学了一年多。
这种求学的情况,我在《六十初渡》的诗中,有一首写到过:
少小家贫病不休,学耕无力累亲忧。
因规夜课迟安梦,为备束修早饭牛。
酒食屡谋精馔供,序庠颇遣远方游。
严亲纵逝慈亲在,六十孩儿也白头。
我十七岁当小学校员,一边教书,一边随乡举人李筱珊先生学习古诗文词。其时,军阀混战,滦县正当直奉军阀的要冲,烧杀奸掠,民不聊生。我当时抱着空洞的救国心,慷慨激昂,写了小说《灾民泪》、鼓词《郭兰英告状》、《民瘼鼓儿词》等许多诗文发表在《益世报》等报刊,想移风易俗,唤醒痴迷。但少年意气,呐喊无就,转而想从古文中找出路。
 一九二五年夏听说梁任公、王静庵创办清华国学研究院,又和裴学海等几个同好一起重温经学,兼研小学、史学、准备投考。暑期应试落榜。虽然受了一次打击,却更加发愤读书,每日教书、写稿、苦读并进。不久累得吐了血。某医院诊云:“肺病已深,非短期可治凝视山羊的人。”考学无望,教职也被辞了,真觉得前路漆黑,大难将临,几无生趣,又不甘心那样死去。
难道医学对开肺病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床第呻吟之中,萌发了学习中医的念头。买了《衷中参西录》、《汤头歌诀》、《药性赋》和《伤寒论》等书,边读边试着吃药。一年多田野间的生活,休息为主,吃药为辅,肺病竟慢慢地好起来了。觉得中医确能治病,于是决心学医自救救人。
学医,到哪里学呢?穷乡僻壤,无师可投;家口为累,又无力外出从师。只好托朋友找了个村塾,学生不多,一面教书,一面学医。一边继续写诗文。这一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和爱好,二是想小补于经济。学资供养家口,稿费就用来买医书。三年之中拖着病弱的身体,日教夜学,读了宋元以后许多医学家的名著多种。
缺少师友商问,就反复钻研揣摩;为了体察药性,就攒钱买药回来品尝体验。
能尝的药,大都尝试过莫罗西尼。有一次尝服石膏过量,泄下不止,浑身瘫软,闹得几天起不来床。学东知道我在读医书,有时家里人生病也找我看。我慎重地认真用药,往往有些效果。
一九二八年春天,学东一个亲戚的女人患血崩,找我去治。我初不敢应,后经学东面恳往治。几剂药后,竟见平复。春节时全家人坐车来致谢,引起轰动。就在这同时,邻村一个叫徐福轩的小木匠,突然发“疯”,烦燥狂闹,忽地登高跳房,忽地用手抓炕,新铺的炕席,一抓就是一片。发病月余,家里人捆管不住,经医不愈,村人荐我。我细察其脉诊证候,系阳狂并有瘀血。与调胃承气汤,仅一剂,竟拉赤屎而愈。阳狂一病,并非难证。但在当时,村人却传为神奇。找我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了。
一九二八年秋天,好友吴道先古道热肠,和几个朋友凑了点钱,在司各庄帮我开了个小药铺,力劝我行起医来。说是个药铺,起初就是一间小房,里边一张床,两个药箱,几堆书章玉善。睡觉、吃饭、看病、卖药,都在里边。后来起名叫“锄名医社”。因为原来教的一些学生的家长不愿易人,恳我继续执教。一则于情难却,二则专靠行医难糊家人之口,就和二个友人一起在医社后边的一间房子里办了个“尚志学社”。
白天,看病卖药之外在这里讲四书五经;晚上攻读医书,思索日间的医案。我行医之初,靠书本上的一点知识辨病投方,疗效并不高。但几年之中,却对农村的经济状况、疾病种类、药品需要等,获得了不少的经验。同时从读书的感豁、临证的效失、病家的愁乐之中,进一步体认到中医学术对社会人群的作用,益发坚定了终生研讨中医学,献身学术的决心。
业医之初,生活十分艰苦。出诊看病,经常以病弱的身体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奔波于夏日的湿暑、隆冬的海风。有人劝我还是读书找事谋个前程,我当时曾作《道情歌》数首述说心境。
其一是:
懒参惮,不学仙。
觅奇方,烧妙丹。
针砭到处癥瘕散,秋风橘井落甘露。
春雨杏林别有天,山中采药云为伴。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羞他做吏当官。
一九三五年,朋友把我介绍到山东荷泽县医院任中医部主任。一边看病,一边教授几个中医学生。不久,灾难就接连而来。先是丁丑夏,山左地震,烈风雷雨,屋倾墙崩,连续数月,辗转逃避,仅存生命樊奇杭。不久就是日寇进攻山东。
一九三八年春,我应诊到傅山,遇日寇攻城,被围在城中五天五夜。城破后,落荒逃到济南。身上一文不名,几箱书籍无处去找,仅剩下随身珍藏的《伤寒论》、《金匮要略》各一本和数册医稿及《习医日记》。为防路上丢失,从邮局寄回家。郝云山先生送给了二十元路费,只身由洛口过黄河,千折百难地逃回了家乡。人倒是活着回来了,邮寄的书稿却总未收到。行医十载,流落千里。身上,仅一条御寒的破被和一根逃难用的棍子;眼前,是一个沦落了家乡。茫茫冀鲁,竟没有一个医生悬壶之地!
悬壶无地,只好重操旧业,又当了半年的小学教员。暑期,教员集训要受日本的奴化教育。我不愿,跑到唐山避难。经亲友协助,在唐山行起医来,一直到一九四八年解放。十年间,我朴素地抱着两条宗旨:做一个无愧于祖宗的中国人;当一个对得起病人的医生。这又谈何容易!
一九四三年,当时做地下工作的一个学生,为八路军买药,暴露被捕。经我保释放走后,日本特务每日或隔日上门寻衅,一直监视了我三、四个月。在这样的环境下,哪里能够从容临证和专心治学呢?但是,既做医生,又不容对病人不负责任,不甘于学业的荒废。
十年间,我以经方为主,兼研各家,以求提高疗效;搜读各家中药学说,摘选验证,写成了二十余册《实验药物学》笔记;研读《甲乙》,访求师友,对针灸学进行了一定的研究和应用。这十年,我正当壮年,刀匕壶囊,黄卷青灯,用功不为不苦。因为没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又缺少明确的哲学思想作指导,苦自苦矣,却没有做出多少可观的成果来。
解放后,特别是1954年纠正了歧视中医的错误倾向以后,中医受到了党和国家的重视。我调到中医研究院工作后,才有条件结合读书与临证镇雄之窗,对一些问题进行较系统地整理和研究。治疗方面,除在国内执行医疗任务外,还曾九次到欧亚一些国家,参加苏加诺、胡志明、崔庸健等人的治疗和进行学术交流,这是过去不曾想到的。
晚年,我考虑得多的有两件事:一是把多年积累的经验多整理出来一些留给后人;二是再为中医事业培养一些后继人才。“文化大革命”的一段时间,我被抄走书物,在医院里喂兔和清扫厕所,其他无从进行。一九六九年八月,周恩来总理亲自安排我为胡志明主席治疗乳山热线招聘。不久,我被恢复工作。我自知身体渐差,来日无多,要抓紧做些事情。一九七六年,我为培养高级中医人才倡议多年的“全国中医研究班”招收了第一期学员。我的学术经验出版。在科学的春天里,工作刚刚开头,我却在一九七八年七月一次讲课后,病发不起,一直至今......

我年近中岁学医。一跨进医林,面前数千年发展起来的中医学术是如此繁茂丰厚,而又如此庞芜错杂,走一条什么样的做学问之路呢?既没有家学作依托,又没有专师引导或学校的规范,只能靠自己摸索、探求。
回过头来看,也有两个有利条件。一是十几年的旧教育,培养了读书的能力和习惯。二是几十年来未脱离过临床。我的注重临床,起初是经济条件不允许去进行专门的理论学习和研究。后来,也是我认识到中医学术的奥妙,确在于临床。
书,没有少读;目的首先是为当好一个医生,争取当一个好医生。围绕这个目的,对历代中医大家的学术思想都做过一些探索。有过徘徊,出现过偏执,也走过弯路,才逐渐地得到了稍好一些的疗效和较为深入一步的认识。认识发展的过程,大体可以分为这样几个阶段:
第一,我学医之初,是从张锡纯的“衷中参西录”入手的。临证稍久,逐渐感到其方有笨伯之处,往往不能应手。赖汉的幸福指数剧情转而学习吴鞠通、王孟英等人的温热著作。用之于临床,效失参半。其效者上山上山爱,有的确为治疗之功,有的则非药石之力。
在一个时期里,疗效总不能很快地提高。思索其原因,一方面固然是对其学说研究的功力不到,经验不够,但细察其方剂,也确有琐细沉弱的方面。苦闷彷徨之中,又重读张仲景的《伤寒论》、《金匮要略》(前此虽然学过,但未入细)。见其察症候而罕言病理,出方剂而不言药性,准当前之象征,投药石以祛疾。其质朴的学术,直逼实验科学之堂奥,于是发奋力读。
初时曾广置诸家诠注批阅。其中不乏精到之言,也常有牵附穿凿反晦仲师原意之处,反不如钻研原著之有会心。于是专注于研讨原著。将读书所得用于临床,每有应手,则痊大症,更坚定了信仰之心。稍后,又涉猎唐代《千金》,《外台》诸书,觉得其中精华亦是祛疾之利器。当时,曾有过一个认识,以为中医之奥妙,原不在宋元之后野人娘子。从三十年代中期到四十年代后期,主要是以古方治病。这中间,还在另一个方向上走过一段弯路。
一九三六年前后,在山东的一段时间里,为了应付门面,生搬硬套地学了一阵中西汇通的学说。在这种理论指导下,疗效不仅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真所谓“邯郸学步,失其故封”。苦闷之下,害了三个月的眼病,不能看书,经常闭眼苦思其过,好久好久,得出了两句话:“人是精神的不是机械的,病是整个的不是局部的”。这也是仅存未丢的一点灵光吧!当时既不敢自信为是,也不敢人前道及,只取它指导自己的治学。于是,又归真返璞地研习古老的祖国医学。
第二,在第一阶段的后几年,实践得多了,逐渐感觉到偏执古方存在一定的弊端。一方面,临床遇到的疾病多,而所持的方法少,时有穷于应付,不能泛应曲当之感。一方面也觉得经方毕竟是偏于温补,倘有认证不清,同样可病随药变。持平以论,温、热、寒、凉,一有所偏,则偏离病症,造成失误的后果上是一样的。临证治病,若先抱成见,难免一尘眯目而四方易位。只有不守城府,因人因证因时因地制宜,度长短,选方药,才能不偏不倚,恰中病机。
一九五零年我在唐山就此问题和孙旭初等同仁做过长时间的讨论,进一步受到启发。归纳当时的认识是:仅学《伤寒》,易涉于粗疏,只学温热易涉于轻淡;粗疏常致于偾事,轻淡每流于敷衍。应当是学古方而能入细,学时方而能务实;入细则能理复杂纷乱之繁,务实则能举沉寒痼疾之重。从临床疗效方面总结,治重病大证,要注重选用经方:治脾胃病,李东垣方较好;治温热及小病轻病,叶派时方细密可取。把这些认识用之于临床,确乎有法路宽阔、进退从容之感。这是四十年代末到五十年代初这段时间的认识。
第三,一九五四年前后,我在治学思想上又有了一些变化。此时我治医学三十年,在读书和临证方面,有了一些积累和体验。也开始学习了《矛盾论》和其他一些唯物辩证法的著作。并学习着结合自己治学道路和方法上的问题进行总结和思索。在肯定以往经验的基础上,也感觉到执死方以治活人,即使是综合古今,参酌中外,也难免有削足适履的情况。但若脱离成方又会无路可循,走到相对主义。
要补救此弊,不但需要在正确思想的指导下深入地研究辨证论治的原则,还要在足够的书本知识和临床经验的基础上,以若干病类为对象,从研究药物如何配伍入手,进而探讨方剂如何组织。因为中医治病,基本是采用复方。复方从根本上是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逞奏疗效,而不是群药分逞其能。而复方方剂,中药物配伍和组织,又有它历史演进变化过程。从它演变的痕迹中探求用药制方的规律,并结合当前的实践加以验证、补充和发展,指导临床,就能高屋建瓴,动中肯綮吕美乐。对一个医生,这是又进了一步的要求。
习医至此,不禁废书而三叹:学问没有止境,学问不可少停。在我,其知何其晚也。我在当时的一首诗中,写了这样的感慨和决心:
于今才晓作医艰,敢道壶中日明宽。
研古渐深方悟细,临床愈久始知难;
星槎不惮一身老,寻案浑忘五更寒。
假我数年非忘寿乐游租号,欲期补拙在衰残。
从五十年代中期以后,十几年的时间里,我结合临床、科研与教学任务,对药物配伍和方剂组织方面的材料做了一些整理和研究,对肾病、热性病和老年病等病种的用药组方规律做了一些探索,得到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但是,因学力不足和环境的原因,远未能达到预期的目标。

如何学习和掌握祖国医学这门科学,应当是有规律可循的,对此我们还总结研究得不够。我个人没有多少成功的经验可谈,能说的大半是走过弯路的一些感触。
(一)读书宁涩勿滑,临证宁拙勿巧
学医离不开读书。但我国医学著作汗牛充栋,曾国犹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有限,欲有所成,就要摘要而攻,对主要经典要扎扎实实地下功夫,读熟它,嚼透它,消化它。读每本书都要在弄清整的背景的前提下,一字字一句句地细抠,一字字一句句地读懂。无论是字音、字义、词义,都要想方设法弄明白。不可顺口读过,不求其甚解,不了了之。也不可用望文主义的简单方法去猜测。更不能拿今天的意思硬套上去。
比如《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篇》中的“痰饮”有二义:篇名中之痰饮,是津液为病的总称;条文中之痰饮,是指水在肠间摇动有声之流饮。读书时若不细考究,把痰饮当做今义的“稠则为痰,流则为饮“,就失去了经典的原意。这样逐字逐句地读书,看似涩滞难前,实则日积月累,似慢实快。那种一目十行,浮光掠影的读法不过是捉摸光景,模糊影响,谈不到学问。
要把主要的经典读熟,背熟这是一项基本功。“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读一遍有一遍的收获,背得熟和背不熟大不一样。比如对《金匮要略》、《伤寒论》,如果做到不加思索,张口就来,到临床应用时,就成了有源头的活水。不但能触机即发,左右逢源,还会熟能生巧,别有会心。否则读时明白了,一遇到障碍又记不起,临证时难于得心应手。我自己虽曾在主要著作的背读上下过一番功夫,但总不能象童时读《论语》、《孟子》和古诗文那样至今背诵无遗,常有学医恨晚之叹。因此背书还要早下手。
读医书还要边读边记,勤于积累。积累的形式则宜灵活。比如说,可以结合自己研究方向相近的一个或几个方面的专题摘要积累,读书时留意于此,随时摘抄记录,并部别类居,主要的加以标志,散漫的加于条理,怀疑的打上门号,领悟的作出分析,大胆的附以己见。对日后的研究工作会有好处的。
临证宁拙勿巧。对症状要做病与症的综合分析,寻求疾病的本质,不可停留在表面的寒热虚实。立方遣药,要讲究主次配伍,加减进退,不可用套方套药取巧应付。遇大病复杂症,更要格外细密,务求丝丝入扣,恰合病机。既要有临证时的分析,还要做事后的总结琴孝闵。数年来,我自己无论在哪里就诊,坚持每诊必做记录,半月做一次阶段性的检讨,找出需要总结的经验,发现有进一步探讨价值的问题提高疗效。
(二)自视当知其短,从师必得其长
我学医,主要是自学。但绝不是说,自学不须求师。做任何一种学问,绝对意义上的无师自通是没有的。自学,难免遇到不解之惑,,攻而不破之谜,更需要请教师友。因而凡有从师学习的机会,尤知珍惜。
一九三五年,我读到陆渊雷先生的《伤寒论今释》、《金匮要略今释》,学有自己未见之义,稍后就加入先生所办的遥从(函授)部学习。当时,我看病教徒,诸务虽繁,但对所学课业必认真完成寄去请教。记得我写过一篇《述学》的课卷,陆渊雷先生曾加了鼓励的按语,发表在《中医新生命》上。这段函授学习的时间虽然不长,对我这样一个自学出身的人来说,感到十分可贵。
一般地说,一个人从师学习的机会和时间毕竟是不多的,而在共事的同道中,学术精湛经验丰富之人却随时都有。只有虚心汲取,他人所长,皆可为攻错之石。我在中医研究院和蒲辅周等同志共事多年。在一起临证、执教的过程中,有时见到他们的得意之笔,恰是自己的薄弱之处,从中比对思索,得到不少有益的启示。
比如,早年我用玉屏风散治“习惯性感冒”,多是大剂突进,虽数剂可效,往往不易巩固。蒲老治“习惯性感冒”也用玉屏风散,却是小量长服,疗效颇好。我思索这里的原因,加深了对慢性病的转化要有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博望ok论坛,有“方”还须能“守”这个道理的认识。从师是为了求学问,在学问面前不能有丝毫的架子。
我在任唐山市中医公会主任时,市内有一位高怀医师精针灸术,擅长用“大灸疗法”,系其祖传,能起大证。年事已高,秘未传人。为防绝技失传,我和王国三等几个同道以弟子礼去执贽受学,每至巳夜即趋及灯前,问难请业,无间风雨,袒臂跣足,按桥量度,力求一是。终于掌握并整理了这个疗法。当时我虽年过五旬,不无劳顿之感;而其中授受之乐也确有非可言喻者。
(三)读书多些有益于专,知识博些源头更活
我习医之后,半是积习,半是追求,研读文史和爱好旧诗词的兴趣一直很浓厚。习医之余,喜读<二十四史>。对六经,诸子,宋明学案以至佛教、道教的部份主要著作,都做过一些涉猎。兴之所至,还习作了一千多首诗词。我常以占用了一些时间为惜,但回顾起来,由这些爱好中得来的一定的文史知识和修养,对中医的学习和长进,也并非全无益处。
第一,中医经典是古文字,和现代白话距离较大,又流传辗转版本繁杂,字词驳错,诠释者既多,难免见仁见智,言人人殊。如果没有一定的古文化、文字知识,对这些经典著作就不易读懂,就算读懂了,也难于读深。理解上,或浮于约略,或止于沿演,可以逐浪而难能探源;临床上谢秋萍,则易于套对而难能用活。要想对经典医籍的研究深入一些,就非有一定的古代文化、文字知识不可。我自己对〈伤寒论〉等经典的文字作过一些研究,写过一篇[〈伤寒论文字考〉补正],就很借力于早年积累的一点古文和“小学”的知识。
第二,文史的书籍和古诗文中掩藏着丰富的医学资料。这些虽是不期而遇的零金碎玉,却可常补某些医学著作之不足,亦属珍贵。读书时随手积累,需要时即可驱遣使用。我在整理中医麻风病学,写作〈中医麻风病学汇编〉时,就从文史著作中得到了许多有用的材料。
第三,中医学是从中华民族古代文化这个土壤中生发出来,是整个民族文化之林的一枝。它的形成和发展,受整个社会文化特别是哲学思想发展状态的影响和制约。对各个时代社会文化特别是哲学思想的发展状况有所了解,对由当时时代所产生的医学思想的理解就可以更深刻一些。比喻地讲,专一地研讨医学,可以掘出运河;整个文化素养的提高则有助于酿成江海建平中学西校。养到功深是可以达到境界上的升华的。不待说,今天的青年人学习掌握古代文化知识,应当有目的,有选择,要适当要因人制宜,全无目的,漫无边际地读书,也不足取。
(四)勤能补拙恒斯效,俭可养廉贞自清
有时青年问及学问之道,我常说,论天分,我至多是中中之材。几十年来,如果说掌握了一些中医知识而能承乏医务,所靠的一是“勤”,二是“恒”。做任何学问都要勤和持久,治医学尤需如此。医生这个职业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一举手,一投足都接触病人,医术好些精些,随时可以助人、活人;医术差些粗些,随时可以误人害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医生可以说是病人的“司命工”。一个医生,如果不刻苦学习,医术上甘于粗疏就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
当然,就是勤奋学习,也不等于就能万全地解决疾病。但无怠于学,至少可以无愧于心。这是我早年用着鞭策自己读书习医的一点认识。如今我垂老病榻,回顾治医生涯,成果之少,每自赧颜;稍可自慰者逃出恶魔岛,唯有勤奋读书未曾松懈这一点。几十年的生活,基本上是“日理临床夜读书”。临床常无暇日,读书必至子时。六十岁以后,医责渐重而年事渐高,为了抓紧晚年,完成温课和研究计划,曾规定了几条自我约束的“自律”。大致是:
(1)要有恒。除极特别的事情外,每日按规定时间温课,不得擅自宽假时作时辍。
(2)要专一。不得见异思迁,轻易地改变计划。要有始有终地完成一种计划后再做另一种。“主一无适”谓专。非专则不精、不深不透。
(3)要入细。不可只学皮毛,不入骨髓;只解大意不求规律;只识藩篱不求堂奥。入细,还要防止轻淡,轻淡则流于薄弱,薄弱则不能举大证;要防止琐屑,琐屑则陷于支离。支离则不能集中主力,也不能理细症。
(4)戒玩嬉。此后,忌看小说。非星期不着棋。不赋诗。非有应酬不看戏。
(5)节嗜好。衣食方面,不求肥甘,不备华美,随遇而安,自甘淡泊。否则必致躁扰不宁,学术上难于控深致远。此后,不独茶酒不事讲求,即书画篆刻,也不宜偏好过多,免得耗费有限的光阴。现在检查起来,除在旧诗词方面有时情有难禁,占了一些时间外,其他都尽力遵守了。
人们都知道医德的重要。我以为,做一个医生,治医之时,有两条至为要紧:治学,要忠诚于学术的真理,直至系之以命;临证,要真诚地对病人负责,此外决无所求。只有这样,才能认真热诚地对待患者,谦虚诚挚地对待同道,勇敢无畏地坚持真理,实事求地对待成败。相反,如果对自己从事的事业不热爱,不相信,惜献身,对患者缺乏负责的精神,甚至把自己掌握的一点技术当做追求个人利益的手段,那就丧失了做医生的根本。不特失之于医德,且将毁及于医术。
在祖国医学发展的长河中,每一代中医都有自己不容推卸的责任。我们这一代中医的命运是幸福的,毕竟也是坎坷的。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亲见了中医界的同道们,在旧社会的贫苦中自处,与反动派的压迫作抗争,对偏见者的歧视不动摇,在存亡兴衰的磨难中迎来了国家的解放,为民族生存、继承、丰富了中医学这份珍贵遗产。他们是无愧于历史的。我仅是同辈先进的一个追随者。蹉跎时月,如今也已是行将就木之人了。向前展望下几代中医,他们将处于社会安定思想解放科学昌兴的时期,只要他们勤奋而能够持久,善于继承又勇于创造,中医事业在他们的手里必将有一个大的发展。中国医学必将以更绚丽的身姿挺立于世界科学之林。顾后瞻前,寄希望于未来。
69

« 鸡血藤片喵了个咪-服务员!一斤牛鞭,两斤猪腰子!-非标机械阁

高端白酒营销南科大机械与能源工程系机械工程专业学位授予实地评审会顺利结束-南科大机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