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继先 / 全部文章 / 正文

魂之轨迹博山建安一公司记忆——从沙沟河的烈日到百货大楼的台阶-博山的故事

by admin on 2017-07-05

博山建安一公司记忆——从沙沟河的烈日到百货大楼的台阶-博山的故事

点上方蓝字关注文末留言
从沙沟河的烈日到百货大楼的台阶
石进
一九七三那一年我在建安一公司做壮工,曾转战四个工地:沙沟河、美琉、纺织品大楼和博山百货大楼工地。

那年春天,初中毕业几个月就托人问上了建安一公司的临时工,那时叫建筑一社,即刻被分配到了沙沟河工地,就是从木器厂到羊栏河这一段河流,由两面土坡垒成石头挡土墙的工程何帮喜。当时已经砌到了水泥制品厂那一段,因为垒河特别艰苦,所以公司的施工班组几个月轮流干,我的运气真好;,刚放下书包,学生气未脱就投入到了这种重体力工作当中。
记得班长是孙即朋,师傅有王宗来、王孝昌、韩师傅、李师傅和薛师傅等,小工头是姚大姐,还有我们几个临时工,共有十几个人。从河底向上约有三、四米高,分五、六米一段逐渐向羊栏河延伸,全部用青石和水泥沙浆。几个小工既要合沙浆又要用小铁车搬运石头。第一次干这种话,几天就磨起了血泡,尤其是搬石头,不小心就弄破手,正如师傅说,捉石如捉虎可要小心手脚,容易受伤。
最忘不了的是烈日当空的河底,无遮无荫,酷暑难忍,那种闷热那种强体力的透支,对于刚离开学校没有经过锻炼的我来说无异于刑罚,单薄的身体有点齁不住,有一阵真想临阵逃脱,但一想起母亲那期待的目光,还得咬牙坚持。

图文无关
有一次,好心的姚大姐见我踉踉跄跄地推着石头,累的汗流浃背,就对我说:小石,去上上厕所吧。我说我还不用上,姚大姐给我使了个眼色说,你傻,我叫你去上厕所顺便歇歇。我才会心一笑,从心里感激姚大姐。
当时情况是大工多,小工偏少,沙浆和石头有时供不上,但师傅们也很体谅小工,並不吆三呵四,虽然如此,我们只能不停的干,因为班长可在盯着呢。
干了一段时间鼻烟胶卷,身体基本适应了,也和师傅们熟悉了,负责垒两头调线的是技术最好的王宗来和王孝昌两位师傅,那方锤用的溜,一块石头到他俩手下,咔咔咔,手起锤落,三下五除二,一块方整规责的料石就成了。他俩垒上好几块,中间的师傅可能有的一块还没有放好,这就是技术,魂之轨迹不佩服不行。

图文无关
有一次,王师傅见中间一位师傅砸了好几块石头都没有垒上一块小人通天,就憋不住了,他爱跟他开玩笑,因为他又黑又胖脖子又粗,人起外号叫黑熊。王师傅取笑道:我说老黑,好好的石头都叫你砸成了秃子怎么去雷神岛,你这是给洋鬼子干活?那位师傅挪动着笨拙的身体不服气地说:你是五级,我才三级工,肯定是不如你。王师傅哈哈大笑地说,对对,我看给你长成七级也白搭。师傅们之间这种无伤大雅的调侃缓解了工作的沉闷和压力,听惯了觉得十分有趣科马洛夫。

博山建安一公司职工餐后休息
这时班长喊,冰棍来了,大伙吃了再干吧。最热的那个月怀集领域网,太阳烤的石头烫手,午后每人三支冰棍,防止中暑。一位师傅发牢骚说:弄这些糖精水冰棍越吃越渴,拿着人不识数,我看不退上三层皮这河崖怕是垒不起来。班长劝说道:大家坚持一下,不到一月这一轮就结束了,咱就去美琉工地。

图文无关
谢天谢地,我坚持了下来,我们熬过了最炙热最艰苦的垒河工作,转移去了美琉工地。接着给临时工评工资,一级或是二级,有一个比我还弱的因为有关系评了二级,而我却评了一级,多亏了王宗来师傅仗义直言说:人家小石干活表现和体力並不比ⅩⅩ差,为啥给人家一级福建浔兴吧,说不过去。这样我也改为二级,为此,我非常感激王师傅。驰星周
去美琉工地是盖花球车间,当时是美琉的重点工程,担负着外贸任务,必须限期完工,但是条件好多了,有搅伴机、提升机,盖烟囱时还竖起了塔吊,不用搬石头,都是用砖。小工活一般是架下上料,架上接料。师傅们挥舞着甩子,刷刷刷铺上灰浆,砖砌的飞快。车间完成后是那根45米高的烟囱,抢工期,挑灯夜战宅门恩怨。烟囱里层是耐火砖,外层是红砖,因为是高空作业要一次性完成,随砌随签好缝,渐上渐细要绝对垂直,技术要求高,上去一干就是三、四个小时,也不轻松,我在架上,多亏没有恐高症。站在脚手架上,风一刮,有种飘飘荡荡的感觉,很是爽快。

图文无关
当时工地施工员是一位年纪挺大的薛师傅李端棻,相当于现在的工程总指挥兼技术总监,因为提前完工,薛施工员宣布给予一定奖励,分三档,三元五元七元,那可能是博山第一次评奖金,都非常兴奋,钱很少,但在那个年代很有意义。
美琉工程完工以后去了纺织品大楼干了月余,加班参加了末尾会战,封顶以后,整个年度施工就接近了尾声,临时工也采减了大部分,剩下不多了。我和小魏哥分到了零活组,我俩在十一月份被派到了博山百货大楼工地。
当时引以为傲的百货大楼主体工程已经完成,是博山的标志性建筑凶兽时代,全区上下都非常重视。我和魏哥的任务是给处理楼顶的油工组往楼上抬那种玉米粒大的沙,封顶用军婚难耐。

博山百货大楼老照片来自于昃道海先生编辑的《百年影像老博山》
那时所有机械设备都已拆除,少量用料都是人工。当时负责大楼工程的施工员姓张,给油工组开会说:楼顶处理不能马虎,要四油三毡,保质保量,绝不能渗漏,博山人民可都盼着明年能早日开业呢。
抬沙粒是用一个圆铁筐,一筐也有近二百斤呢,一个班要往上抬二十筐左右,共有一百多级台阶,而且抬着筐爬楼梯不能直走,要斜着杠子往上攀,人也得斜着身子,必然会用力不均并不轻松,抬到楼顶要歇好几次,虽是冬天汗也会往下滴,一天下来腿疼腰酸黑婧环。魏哥比我个子高,体力也比我要好,他在后面会更吃力,但魏哥从无怨言而且还很照顾我,现在想起来也非常感动。

图文无关
当时临时工是不跨年度的水莲寺璐珈,完成了抬沙任务后也就到了年底,所有临时工都被打发回了家。
那一年我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半庄孩子经历了沙沟河的烈日阵痛、美琉烟囱的高空作业风雨落日、纺织品楼的末尾会战、最后归接到第一百货大楼那肩扛重负的一百多级台阶,真是不堪回首啊!说给今天的孩子听也许他们都不会相信中控克什米尔,因为他们坐在教室里还处在所谓的叛逆期,但那时不知道有叛逆期。

转眼四十五年过去了奇侠杨小邪,沧海桑田,河东河西,时过境迁,很多工厂变成了楼房,河流棚盖成了公路,总体上山城的路宽敞了,街道整洁了,但在那些年拆了一些不该拆的古迹古建,盖了一些不该盖的不土不洋的楼房魔吞不动城,当年红卫兵未曾完成的毁灭,让后来那些急功近利的人大显神手。我想,在向现代文明进化过程中必须要把旧的东西全部推倒吗?现在的人终究明白了,一座城市就象一个人一样不可能没有过去,但毁灭了真的再去造假的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如果能把乾隆当年微服踏过的西冶街象周村大街那样原貌保存下来,那该多好啊!
20

« 陕西省人事考试网站孔明气周瑜 -「好好听书」经典故事 「三国」第22回-好好听书

袁术怎么死的岳麓山、橘子洲、梅溪湖,原来岳麓区好玩的地方还这么多,不知道你就亏大了!-长沙旅游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