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继先 / 全部文章 / 正文

黄玉郎漫画多少失望之后,才会做出这个决定-诡异读物

by admin on 2018-03-27

多少失望之后,才会做出这个决定-诡异读物

“林医师,徐院长说五床病人用药的方子错了。”
小护士将徐院长的信条放到了办公桌上,一脸为难。
林澜天拿起桌上的条子,徐院长将他开的方子贬得一无是处。
“呵,庸医。”林澜天把纸条扔进垃圾桶。
林澜天一进徐院长办公室就被迎面甩来一沓纸。
“告诉了你多少次不要胡来,你看看这是什么!”徐正和怒不可遏的看着他,旁边站着的果然是李阳青。
这老东西真是哪儿有事儿哪儿到,自打林澜天到这儿,恨不得把他所有黑历史全扒出来,如今这阵仗,不用说就知道肯定是李阳青来院长这儿打小报告了。
“这东西我看腻了,每次都说我药方有问题,可最后病人不还是好了?”林澜天听徐正和这套说辞耳朵都起茧子了。
徐正和一时无言,林澜天说的没错,每次他开的药方所有主治医师都觉得是狗屁不通,可偏偏最后还真就把人治好了,次数多了他们也就觉得只是林澜天的药方不走寻常路而已。
可这一次的药方里面竟然有砒霜和蟾蜍皮,这哪里还是治病救人的药,这明明就是杀人的毒!
这小医师来医院才一个星期就敢捅这么大的篓子,谁给他地胆子!要不是今天中医科主任找上门来,他一个院长还被蒙在鼓里!
“这是各个主治医师分析的药理成分,最后推演结果是这方子会吃死人的,你说!这是为什么!”徐正和‘啪’的一拍桌子,表示极大的不满。
“那是你们只注意到了药材之间融合的搭配。”林澜天伸手指向方子最关键的两处,“这方子用双毒齐下的办法刚好能只那个患者的病,因为……”
“我李阳青做中医这一行也有二十年了这是药是毒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什么双毒齐下,你这小年轻满口胡言!”林澜天话还未说完便被中医科主任李青阳打断了。
李阳青是第一中心医院公认的中医部第一人,不仅是主任,还是权威专家杨俐思,他说的话在中医界基本上就是真理,之前林澜天的药方都是被他否决的,可束手无策的时候还是用了林澜天的方子把人治好了,虽然这事儿没人知晓,可他就觉得这是打他的脸!
林澜天转身定定的看着李阳青,眼中满是嘲讽的神色,这一个星期以来,哪一次不是这老头子否认自己的方子然后惨遭打脸?真以为偷偷用他的方子不会被发现吗?
李阳青这样倚老卖老的人他见的多了,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头一个,欺压新来的实习医生还不算,更是偷偷拿他的药方据为己用,甚至潜规则医院的女护士,来这里一个星期,他把这人调查的清清楚楚。
“你无知就算了,还宣之于口不觉得羞耻吗?”林澜天抱着胳膊看着李阳青,就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这种人竟然能在医院做到这个位置,由此可见这里的水有多深。
“我无知?林医师难道不知道方子要是出了问题,整个中医科都会被你连累吗?你这样败坏中医科名声的大夫,趁早滚出第一医院!”李阳青指着林澜天,盛气凌人的样子给人一种他站在道德制高点的错觉。
中医科其余人更是被这神仙打架吓得不敢出声,这林澜天只是一个小小的主治医师,但在医院横行无忌,短短一个星期中医科谁没被他教训过?
正当气氛僵持时,中医科护士长急匆匆跑了进来。黄玉郎漫画
“林医师,不好了马诗歌,病人用了你的方子病情恶化无法控制了!”
一句话点燃了屋中的气氛,李阳青冷哼一声,眼神中带着蔑视和嘲讽,嘴角更是明晃晃的挂上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林大医师,你这方子还有出问题的时候?”李阳青阴阳怪气的说道,“我看这中医科你也不用待下去了。”
“是药方有问题,还是有些人故弄玄虚看了才知道。”林澜天气定神闲出了门,办公室所有人都跟着去凑热闹了,他们倒要看看这林医师有什么能耐。
林澜天来到病房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大夫,中西医主治医生一半以上都在这儿了,五床病人面无血色眼角流血口吐白沫,伴随着浑身抽搐和皮肤青紫怎么看怎么瘆人,每个医师上前看诊都是十拿九稳的去,然后灰溜溜的退到一边摇头,意思是没救了。
李阳青见到这副情景,立刻朝林澜天发难,“林医师,这你怎么解释?”
病人家属见林澜天来了,一个箭步冲上来指着林澜天骂道:“你这医生到底会不会治,你看你把我爸治成什么样子了,我打死你!”
病人家属一拳挥出就要打在林澜天身上,却被突然伸出的一只手拦住了。“你这人不识好歹,林医师给你父亲治病你竟然这么对他!”拦住这人的正是林澜天之前治好的那个起死回生的病人,来这里复查见到林澜天有难,自然伸手相帮。
“少管闲事!这庸医都快把我爸害死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林澜天只轻轻吐出四个字:“救人要紧郭紫欣微博。”
周围的人还在对林澜天指指点点,李阳青摆出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等着他自找死路。
林澜天越过人群快速走到病床前,诊脉、观面色、看经络一气呵成,手法干脆利落没有丝毫余赘。一伸手,一旁的苏护士连忙将托盘中的针袋递了过去,林澜天十八根金针一一扎下,又落九根金针全扎到了病人头上。
林澜天治病救人的时候认认真真一丝不苟,让所有人都看呆了,一边的护士们已经沉迷在他行云流水的动作中了。
在林澜天将黄莲洒满病人全身,并将参片放在病人口中的时候,只见病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继而全身渗出黑色浊液,三分钟后,浊液彻底排净。
“没事了。”林澜天平静道,既没有治好疑难杂症的沾沾自喜,也没有解决烫手山芋的解脱,看上去似乎这件事本应如此,顺理成章。
“你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了?我爸刚刚都那样了!”病人家属虽然没明说,但话里话外是想要捞点好处。
“请您冷静,这件事我们医院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徐正和作为院长,很擅长处理这种事。“所有中医科的人来我办公室。”
林澜天一行人跟着徐院长进了办公室,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带着审视和轻蔑,仿佛在说你这么嚣张的人也栽了吧?还敢在中医科耀武扬威,真当你是华佗在世?
但有一双眼睛的神色却是带着钦佩和仰慕的,许连刚刚在病房将林澜天那行云流水的针法暗暗记在心中,并深深感叹,同样是主治医师,而且他的资历比林澜天还老,怎么就达不到这样的高度呢?
“林医师,这件事儿你负全责。”徐正和将病人家属开出的条件递给了林澜天。
“不可能。”
李阳青皱眉,这小年轻死到临头还这么倔?刚刚病人家属恨不得把他撕了,现在还敢推卸责任?
“别推卸责任,快点滚出医院,不然中医科迟早毁在你手里!”
许连看着李阳青步步紧逼的样子,觉得一个中医科主任这么对付一个新人有些过分,“依我看,林医师今天的手法不像是会开错药的人。”
李阳青没想到一向默默无闻的许连会站出来给林澜天说话,顿时对着许连道:“看不这不像可不代表不是!”
“今天多出来的一钱蟾蜍皮是谁加进去的?”林澜天幽幽开口打断了两人的争论。
他对许连有点印象,在中医科他一向是个不喜欢和人争论的人,这时候竟然为他出头?这不仅让林澜天感到惊讶,也让其余人都惊讶了。
李阳青怒意顿生,他资历比林澜天可是老多了,混的时间也长,林澜天这样一说他就知道这小子看出点门道了,马上开始回怼,同时也有些心虚。
“林澜天,你别把自己的失误推脱在别人身上,当初我们不让你用方子你偏不信,现在出了事儿要找替死鬼?”
林澜天沉声回应道:“我没推卸责任,只是这方子里多了什么少了什么,什么剂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之前在外面我给你们留几分面子,但现在你们没人承认,那我就把那个人揪出来!”
林澜天愤怒,这些人是丧心病狂到对付自己竟然连病人的安危都不顾了吗?身为医生应该把治病救人放在第一位的,这些人行医这么久难道连最基本的初心都忘了吗?
医生之间勾心斗角把人命当博弈筹码,谈什么医德?更何况这种加减药用的小伎俩真能骗过他?真是天真!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
“等等,你这是觉得我们好欺负可以随便冤枉?你才来了一个星期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说这话?”何医师和林澜天年纪差不多,也是个小年轻,被个同龄人这么训斥肯定不服气。
“就凭我这一个星期治好了你们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就凭我这一个星期一次次把你们的无知暴露出来,这个答案你满意么拼塔安?”林澜天一句话敲醒众人。
他口中的治不好的疑难杂症正是林澜天调过来第一天撞见的那个病人,摆明了都要准备后事了,可却被他针灸加中药给调理过来了,用的就是他们从没见过而且推算出来肯定会失败的方子。
“对了,既然你们说冤枉,那大可以将病人的药渣拿来检查。”林澜天记得中医部熬药之后的药渣是要保存一段时间后才能丢掉的,恰恰是为了留存证据,现在正是该证据上场了。
“林医师,不用查了,是我放的。”最后一排的实习医生赵明站了出来北部湾集结号。
众人的目光齐齐盯着他,赵明这人在中医部一直都循规蹈矩的,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谁都没想到这蟾蜍皮竟然会是他放的!
见到赵明站出来,李阳青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徒弟嘛,关键时候就是拿来顶罪用的,不然教他这么多年岂不是没意义?
李阳青面上装作不知,瞬间一脸疑惑地表情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林澜天一来就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以为整个医学界就他了不起,动不动就说我们庸医浅薄没见识!这种人怎么配做医生,更何况老师您还被他处处排挤,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气……”赵明的心理素质显然不过硬,说着说着哽咽起来。
“那你这样为了排除异己就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就是作为一个医生该做的事儿了?”林澜天语气平淡,可这句话却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中。让他们幡然醒悟,原来林澜天从不把医德之类的华丽词汇挂在嘴上,而是用实际行动做出来的。
他们所有人都觉得林澜天趾高气昂,从不把他们放在眼中,对待医生这个职业也是吊儿郎当不思进取,对待病人看起来也是马马虎虎敷衍了事,可今天他做的一切都无可挑剔。
治病救人,他够认真够果断,处理事情,他够公正严明,维护中医部的名声,他确实做到了。
赵明沉默,被林澜天的连声质问逼得说不出话来,想要找借口却发现自己竟然从一开始就错了。
“没借口了?也对,一个只想着勾心斗角排除异己的人又怎么能有一颗治病救人心怀天下的心?”林澜天似是叹息似是嘲讽,“还有那些把别人的成果收为己用的人,更是其心可诛!”
林澜天这话看似是对赵明说的,可实际上指的却是李阳青,别以为他看不见刚李阳青给赵明打的手势,分明是让赵明顶罪的!
“林医师,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你这样做无疑是断了他的前程。”孙新海平日里和赵明关系最好,两人几乎是同时来实习的。
林澜天看了眼默不作声的李阳青和徐正和,正色道:“这事儿你还是问徐院长,我可没这么大的权力。”
“自请离职吧。”徐院长沉声道,医院之中竟然发生这种事,看来是他管理不当啊!而且刚刚林澜天说的占有别人成果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儿黎美娴近况?
“都出去吧,林医师留下。”
中医科众人面色惨淡的出了门罗琦琦,一时间屋内一片死寂。
徐正和忍不住先问起了林澜天关于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林澜天则一五一十的说出之前那些方子全是出自他手,不过谁让李阳青比他级别高呢?把驳回的方子偷偷留下,最后关头拿出来救人,短短一个星期就让他名声大噪。
而他这个真正想出办法的人则是没什么建树却空降在医院作威作福的庸医,要不是今天出了这事儿,林澜天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将这些事儿全都说了出来。
“我知道了,以后你的药方都由我审核。”徐院长也意识到了中医科现在的混乱,但这些潜规则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林澜天心想,要不是无名心法的波动就在这儿篮坛天王,他还真不想和这群目光短浅的庸医共事。
出了院长办公室的门,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女音,带着戏谑,“林医师,今天又被徐院长教训了啊?”干脆利落的栗色短发,明亮有神的大眼睛,正是杨烟儿,西医部的外科医师。
“杨医师还是喜欢开我玩笑啊。”林澜天走进杨烟儿,从他进医院的第一天遇见这姑娘的时候就知道她不简单,年纪轻轻能做到主治医师的位置肯定是家世背景和医术高超双管齐下的结果。
“因为林医师进门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与众不同啊。”杨烟儿笑着说道。
“还是杨医师眼光好,去我科室坐坐?”
“林医师,中医这方面我虽然不熟,但你每次都能让李阳青哑口无言,我就觉得你已经是中医部最厉害的了。”杨烟儿捧着咖啡对林澜天甜甜一笑。
以前中医部的标杆就是李阳青,所以杨烟儿下意识就这样对比了下,可她不知道林澜天高出李阳青不知道多少个段位。
“那这中医部的标杆定的也太低了。”林澜天揉了揉她的头,宠溺一笑。
“林医师,你说你这么有才华为什么不去帝都的顶级医院啊?”杨烟儿一直都想问这事儿了,虽然G市第一中心医院也是全国排的上名号的医院,但是怎么可能和全国第一的医院比?
林澜天回想起帝都顶级医院那帮老头子看自己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所有人都觉得帝都顶级医院是最好的医院,可是在他眼中就是非常恐怖的地方啊东坑白毛鸡,你能想象一群快赶上你爷爷的老头子围着你叫老师的感觉吗?噩梦,绝对的噩梦。
“我没什么追求,这儿很轻松,不错。”林澜天才不想回去见那些老头子,更何况这里才是无名心法波动的地方,他当然要在这儿寻找线索。
“喂,什么?好好,我这就到。”杨烟儿刚要说什么,电话却响了起来,外科收了一例急诊,正等着她去手术呢!
“林医师我先去忙啦,待会儿见。”杨烟儿急匆匆的赶了出去。
林澜天跟着杨烟儿一起过去了,外科的手术他很有兴趣,虽然神农经在手中医方面天下无敌,但是外科这里他最多算是精通,国医榜的外科上他都要垫底了,不抓紧时间学学怎么行?
“林医师,中医部来了个奇怪的病人,点名要你去治病。”
苏护士的到来让林澜天想要去偷师的想法彻底粉碎,不过,有用奇怪来形容病人的吗?
“奇怪?还一定要我去?”林澜天疑惑。
“诶呀,林医师你和我来。”苏护士讲不清,拉着林澜天的手急匆匆赶往病房。
当林澜天看到那人的时候终于明白是怎么个‘奇怪’法了。
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如果忽略掉她左半边脸的话那绝对是倾国倾城身姿妖娆,绝世的大美女啊,但只要看到她右边的脸乔傲天,马上就能想到一个词——太极八卦。
这女人右半边的脸是纯黑色,黑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纯黑,映衬着左半边洁白如玉的脸庞,看上去十分诡异。胆子小的看一眼可能会被吓死。
这黑色……不一般啊,林澜天心中暗暗想到,不像是病。
“你是主治医师?”守在女人病床旁边的男人挑剔的打量着林澜天。
“我是中医部主治医师林澜天。”林澜天同时也打量了一下这人,看样子像是管家一类的,看来床上这个女人的身份不一般。
“我们大小姐的病你能治好?”吴管家质疑的看着林澜天,松峰莉璃这年起轻轻地小大夫真能治得了这疑难杂症?
吴家大小姐吴诗雨从出生那一刻起就长了一张阴阳脸,吴家也是G市鼎鼎有名的显赫世家,但是寻遍天下名医都没办法治疗这个病,甚至就连帝都的顶级医院都没有办法,他们也是听说第一中心医院来了一个特别的大夫,所以才要来看看的。
不过看他这年岁怎么看都不像是医术高超的医者,反而像是实习大夫。
“这样子,应该可以治好吧。”林澜天边看边摇头,像是没把握的样子。
而此时床上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应该可以?治不好你就给我滚出医学界。”
吴诗雨面无表情声音冷漠,加上一张阴阳脸,看着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这样子把林澜天都吓了一跳。
“大小姐,你这个样子会吓死人的!”林澜天拍了拍心脏。
“吴伯把他给我赶出去,竟然敢嘲讽我!”吴诗雨因为这些年长着这样一张脸的缘故,所以脾气日渐暴躁,容不得别人对她的这张脸有半点评价。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吴诗雨从小性格就比别人更坚韧,学识、手段、生存技能样样都是吴家佼佼者,为的就是让那些嘲讽她容貌的人闭嘴,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对她的容貌显露出这样的态度了,林澜天这样肯定戳到了她的痛脚。
“大小姐息怒,你这个病好治,我刚刚不过是玩笑而已。”林澜天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吴大小姐根本就不是什么病,她是中了蛊毒。
蛊毒,顾名思义,就是蛊虫和毒双管齐下制造出来的,看似是一种病对人也没影响,可实际上却是时间越久越让人觉得虚弱,最后会导致死亡。
37

« 限韩令原因多少新妈妈常常疏忽 产后宝宝的第一次月经,-群美育儿

贺鹏飞的子女心静茶至,茶至灵来-汉中天泽茶城 »